咪唑啉缓蚀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咪唑啉缓蚀剂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记者暗访狗肉加工点-屠宰环境肮脏场面血腥明日

发布时间:2020-01-14 17:28:17 阅读: 来源:咪唑啉缓蚀剂厂家

记者暗访狗肉加工点:屠宰环境肮脏场面血腥

冬季,省城太原不少饭店纷纷打出“本店新推特色狗肉滋补锅,欢迎新老顾客品尝”等类似内容的宣传条幅。然而,对于一些饭店里狗肉的来源以及食用后对人体健康有没有伤害等问题,许多人却知之甚少。

坊间一直有这样的传闻:不少小饭店的“美味”,其实就是遭人诱捕后卖到地下屠宰场加工的流浪狗。那么,流浪狗与小饭店餐桌上的“美味”究竟有没有必然的联系?背后究竟有一条什么样的地下通道?本报记者从源头开始,进行全程暗访。

A 小区惊现逮狗人

“那些专门的逮狗人,都有一定的活动规律。多数是利用人们下午下班回家后这一段时间,在小区里和街道上游荡,拿着食物引诱流浪狗,然后在僻静处下手。”线人老六曾经开过饭店,熟悉狗肉进货渠道。按照他的安排,12月2日傍晚6时20分许,记者穿上厚棉衣,乘坐他的昌河面包车,一起来到黑土巷某小区,静静地等待逮狗人出现。

此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开着小轿车和骑着电动车下班回家的人们陆续增多,不一会儿,许多人家的窗户上先后亮起灯光。当天晚上,气温低至零下6摄氏度,记者和老六把车停好后,走进小区,观察周围的动静。

小区里昏暗的路灯下,不时出现个头大小不等的流浪狗,有的结伴,有的独行,在一个个垃圾堆旁寻找着食物。7时20分许,整个小区内行人和车辆逐渐减少,院子里显得特别安静。“注意,逮狗人就快来啦。”老六提醒记者。

话音刚落,小区门口驶进一辆两轮摩托车,车上的人戴着大头盔,看不清楚脸面。在一栋楼房下停好摩托车后,他从后座位上取下一个尼龙袋,开始向那些流浪狗走去。记者和老六不远不近地尾随着,观察这个人的一举一动。走到半路,只见他从裤兜里掏出一根火腿肠,边走边剥皮,并不时地揪下一块扔向流浪狗。很快,有3只流浪狗嗅到了香味,扭头离开垃圾堆,争抢起地上的火腿肠。那个人继续扔着火腿肠,开始往小区东南方向没有路灯的地方走,3只流浪狗小跑着一路跟去。

来到一个垃圾回收站旁边,那个男人蹲了下来,在地上摆放出不少揪断的火腿肠,并张开尼龙袋口,等待着流浪狗。3只小狗跑到跟前,正在低头进食的时候,男子迅速用尼龙袋罩住了它们,然后用脚猛踢。只听“嗷、嗷”几声狗叫声后,地上的3只小狗不见了,男子的尼龙袋变得鼓鼓囊囊,整个过程十分简短。提着尼龙袋,男子若无其事地走向摩托车。

“快上车,咱们跟着他,看他往哪里送这些小狗。”就在那个男子往车上捆绑尼龙袋的同时,老六拽着记者大步跑向停在小区门口的昌河车,迅速发动了车子。不一会儿,男子骑着摩托车出了大门,加大油门向东驶去。

摩托车的速度不慢,驶过长途汽车东客站后,左拐上了一条新修的马路。这条路上车辆很少,行驶了大约半个小时后,摩托车终于在杨家峪村一处平房院子的门口停下。老六关掉车灯,停在不远处和记者静静观察着。

听到“嘀、嘀”的喇叭声,里边一个人打开大门走了出来。借着摩托车的灯光,记者看到,男子从车上解下尼龙袋,递给了那个人,那个人则从上衣口袋掏出一沓票子,抽出几张递给了男子。男子接过钱数了数,和那个人相互点了一支烟,随后跨上摩托车消失在夜色中。

“这个地方,估计就是狗肉加工点。”看着已经紧闭的铁门,老六这样判断。为了避免发生意外,记者不敢贸然进入,在返回的途中,和老六约好明天再来这里。老六提醒:白天不行,得等到晚上10点以后才比较稳妥。

B 深夜探访屠宰场

次日晚上10时许,记者通过熟人的关系,在一家饭店借了一件沾着油渍的白色工作服和帽子,装扮成炒菜师傅的模样,老六也换了一身“行头”,穿着汽车修理工的衣服。趁着夜色,我们一路向那个地方驶去。快要接近那处平房时,老六停下车卸掉了前后牌照。

下车来到铁门前,院子里响起一阵狗叫声。敲门的时候,记者的心“咚、咚”直跳。

铁门没有开,院里传出一个外地男人的声音:“这么晚了,找谁?干啥?”“饭店的,想进点狗肉。”老六连忙答应。

院子里的灯顿时亮了。打开铁门后,一个中年男人把我们上下打量了一番,不太情愿地把我们让进了院里。

院子里的场景让人惊愕:西面挨墙处,搭着一个简易棚,上面盖着石棉瓦,下面支着锈迹斑斑的钢管。棚子内,用砖头垒起的灶台上,两个大铁锅里的开水翻滚着,旁边放着几把刀子和铁锤。紧挨简易棚的南边,是一个长约3米、宽约2米的水泥池,有两条体型稍大的狗,龇牙咧嘴在水中漂浮着,水池边放着两把淹狗时掐狗头的长把火钳。再往南面,更加让人害怕,6只小狗被倒挂在墙上,两个胸前挂着胶皮围巾的后生,正在开膛、剥皮,皮毛和内脏堆在角落,血水四处蔓延。风吹过的时候,腥味扑鼻而来。东边的墙根下,放着两个大铁笼,里边关着十来只脏兮兮的小狗……

“你们这来得有点奇怪,一般都是饭店打电话问我要货,我再打发人去送货,你们咋就跑到我的场子里来啦?”就在记者观察这血腥场面的时候,中年男子满脸疑惑地问我们。

“同行的好朋友介绍的,要不我们怎么能找到?”老六赶忙反问了一句。

中年男子“哦”了一声,还是有些顾虑。

“我这里的东西,主要是卖给一些小饭店,走的是批发价,杀了的狗一斤15块,活狗一斤六块五,煮熟的20块,你们的饭店有多大?要买多少?少于40斤我可不卖。”中年男人边说价格边盯着我们问。

记者以“饭店刚开业,用量不大”为由,和中年男子讨价还价。他明显有点不高兴,连连摇头的同时,脸上流露出撵我们走的表情:“我看你们没有诚意,我这可是担风险的营生,不买趁早……”

没有交谈几句,明显出现了话不投机的尴尬局面。老六乘机看了一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是晚上11点,随即和中年男子打了个招呼,带着记者走出了门外。中年男子关门的同时,院子里的灯很快就熄灭了。

路上,老六向记者透露,像这种屠宰流浪狗的地下屠宰场,由于选择在僻静的地方,隐蔽性大,流动性强,人们很难发现。

C 美味狗肉未必好

为了验证屠宰场中年男子的话,之后的两天时间,记者和老六先后在桥东街、赛马场附近的小饭店实地进行了探访。

在桥东街一家饭店里,记者点菜时有意向老板提出“要现杀的狗肉”,老板一点都不推托,爽快地问记者“要多大的活狗,马上就可以联系货源”,并强调“都是农村的好狗”,但条件是必须一次买一只。当记者想打听谁来负责宰杀时,老板笑着不作回答。来到赛马场的一家饭店,记者看到,已经在小铁锅装好的狗肉,肉色呈紫红色,下面垫着胡萝卜、长山药等物。老板边向记者推荐边介绍价格:“每个锅子46元,如果需要加肉,每斤22元。”想起屠宰场那血腥的场面,记者找了个借口迅速离开。老六告诉记者,饭店“调货”的联系电话,只有老板和屠宰场的人相互知道,外人是不会知道的。

多天暗访,情况十分明了:经过一些人诱捕出卖后,地下屠宰场宰杀的流浪狗,流向了一些小饭店。那么,吃了这些狗肉后,会给人体带来什么健康隐患?就此,记者采访了山西省肿瘤医院血液科主任苏丽苹。

苏主任告诉记者,一般情况下,狗易感染狂犬病、犬瘟热、传染性肝炎、传染性脑炎等病毒。对于流浪狗来说,由于长期进食生活垃圾,体内的病菌会更多。特别是线虫、绦虫等,多寄生在狗肉内,人吃了这种狗肉,很可能会得寄生虫病。有些流浪狗携带了某种病毒,它本身不会表现出任何症状,而人吃了这种狗肉却可能感染病毒。她建议消费者,购买和食用狗肉时,应当到正规的市场和规模稍大的酒店,这些地方的肉食品,一般都是经过动检部门检验合格的。

采写:本报记者 胡帆 摄影:本报记者 钟清

公司活动策划案

一周年店庆活动广告语

成都策划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