咪唑啉缓蚀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咪唑啉缓蚀剂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土地出让金等十大公共资金去向不明1年达6万亿

发布时间:2020-07-17 17:45:13 阅读: 来源:咪唑啉缓蚀剂厂家

钱多到一年6万亿元、累计约30万亿元的公共资金去哪儿了说不清楚。

当然,去哪儿了不知道是人民群众不知道。

证券日报记者近日根据新华社新闻稿及有关部门资料追踪分析,发现我国土地出让金、高速公路收费、彩票资金等十大公共资金去向不明。

近年来,这个问题越来越受到公众关注,也受到两会代表委员的高度关注。然而,在一片又一片的质疑声中,尽管相关部门也做了回应,但依然是一个巨大的问号。

收得爽快、用得糊涂、去向成谜

新华社从“十问”到“七问”

近年来关于庞大的公共资金监管问题“千万次的问”,以新华社2014年的“十问”最具代表性。新华社去年8月份—12月份陆续10次播发“钱去哪儿了”系列报道,追问各类行政事业性收费或政府基金的去向。

新华社去年的“十问”涉及百姓关切的十大领域问题:13年增长超30倍,近20万亿元土地出让金去哪儿了?一年卖3亿多张,机票里的几十块钱去哪儿了?5000亿元住宅维修资金真在“沉睡”吗?一年5000亿元科技支出去哪儿了?一年逾4000亿元高速公路收费去哪儿了?1.7万亿元彩票资金去哪儿了?以及4亿多张公交卡的押金变戏法般层层截留,还剩多少是个谜;追踪水电油价“附加费”,一年仅居民生活电费就“附加”了270亿元;北上广津停车费追踪:至少一半收上来的钱没进政府口袋;追问“大补贴”时代的农资流向,一年查出涉农补贴问题资金20多亿元。

“收得爽快、用得糊涂、去向成谜”,新华社的调查结果令人触目惊心。而随后相关部门的回应,多是“仍在进一步研究中”,或者“尚无规定和具体办法”。

在不久前召开的的全国两会上,新华社再次就公共资金“钱去哪儿了”的问题,采访了与会部长及相关部门负责人。这次新华社的追问只有“七问”,分别是:土地出让金全国性审计结果何时公布?农业“大补贴时代”涉农资金跑冒滴漏何时休?如何解决水电油中的民生“附加费”?如何规范公交卡押金乱象?高速公路是否会继续延期收费?如何让“沉睡”的住宅维修资金苏醒?如何解决科研资金“碎片化”和低效问题?

不难发现,新华社今年两会的“七问”与去年的“十问”相比,没有民航发展基金、彩票、停车费等三项追问。或许这三大社会资金去向更为“复杂”,与会部长及相关部门负责人一时难以回应也未可知。

其实,新华社“十问”也好,“七问”也罢,具体多少问不重要。重要的是,认真研读与会部长及相关部门负责人关于两会“七问”的回应,证券日报记者认为仍多为语焉不详。表面上看,似乎给了些面子,新闻报道得到了一些回应,但究竟钱去哪儿了没有明晰的回答。

属于人民的应该让人民知道

公共资金信息必须公开透明

细究公众千万次的问,实际上是热切期待公共资金信息的公开透明,包括公共资金的收取、支出以及保值增值管理等决策程序的公开。

众所周知,公共资金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公众理应拥有知情权和监督权。这也是公共资金必须公开透明的题中应有之义。

然而,我国公共资金为什么收取、究竟收取了多少、谁在管、用在哪儿了、能否有效增值返利于民等等,绝大多数公众并不知情。

还是经过媒体的一番刨根究底,有些糊涂账才似乎变成了明白账,如乘飞机必缴的民航发展基金,被用于补贴上市机场公司及“其他支出”等。有些鲜为人知的内幕被揭去面纱,如5000亿元住宅维修资金表面看在“睡大觉”,但实则或被挪用,或“钱生钱”变为部门福利。而科研经费、涉农补贴爆出的腐败问题也不鲜见。有的谜底仍未真正揭开,如截至2014年,总额已超过23.69万亿元的土地出让金,支出“不尽规范”的程度究竟几何……

这一系列追问中,最为“奇葩”的恐怕要数相关部门对城市停车费的回应。北京市相关部门称“市级部门不掌握情况,停车属于区县政府管理”。主管停车的天津交管部门干脆表示,对天津联华停车公司“无法管理”,让人感叹那政府部门是干什么的?

还有一项也值得一说。目前全国有4.2亿多张正在使用的城市公交IC卡,绝大多数居民办卡都要交10元—30元不等的押金。以每张卡收取10元押金的最低数额计算,全国公交卡押金总额就达42亿元,一年利息可达上亿元。然而,据新华社的调查,一部分押金以运营折旧等名义被腾挪甚至扣光,最终悄然落入公交卡公司的腰包。在许多地方,押金余额有多少往往成了一个“谜”。这些可都是老百姓的钱,怎能就成了去向不明的神秘资金?

不仅去向成谜,钱到用时更难。以住宅维修资金为例,缴纳之后就没了下文。管理部门从未主动及时地向业主告知结余、受益、用途等信息。很多小区都有过这样的体验:想申请使用资金修缮房屋,可办事机构门难进、脸难看、门槛高、程序繁琐,不耗上一年半载很难跑下来。

凡此种种,严重损害了群众的切身利益,损害了公众应有的知情权,也侵害了公民的财产权。各项公共资金去向不明告诉我们让信息公开透明的重要性与急迫性。

因此,相关部门应该把有关信息、数据堂堂正正地放在阳光下,接受公众监督。在此基础上,才谈得上进一步探索如何让公共资金保值增值,更好造福于民的问题。

公共资金必须公开透明的重大意义还在于,真正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进而可有效地防腐反腐。因为阳光是一种自然的力量,是最好的防腐剂。

盘点公共资金钱去哪儿了的问题,我们不难发现,问来问去都归结到部门自肥上,无论收钱者还是用钱者都想方设法从中分杯羹。从资金进口看,有的收费仅靠一纸“红头文件”征收,有的早该清理却因利益驱使不愿退出;从出口看,有的没有纳入预算监管,有的去向成疑。这势必成为腐败滋生的温床。

实际上,《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自2008年5月1日起就开始施行。2011年6月份,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还印发了《关于深化政务公开加强政务服务的意见》。《意见》第7条关于“深入实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中就明确规定,“各级政府财政总预算和总决算,部门预算和决算,以及政府性基金、国有资本经营等方面的预算和决算,都要向社会公开。公开的内容要详细全面,逐步细化到‘项’级科目”。

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已明确提出,“全面推进政务公开。坚持以公开为常态、不公开为例外原则,推进决策公开、执行公开、管理公开、服务公开、结果公开。各级政府及其工作部门依据权力清单,向社会全面公开政府职能、法律依据、实施主体、职责权限、管理流程、监督方式等事项”。

李克强总理在今年全国两会所作的政府工作报告中也指出,“实施全面规范、公开透明的预算制度。着力把所有政府性收入纳入预算,实行全口径预算管理。各级政府预算和决算都要向社会公开,部门预算要逐步公开到基本支出和项目支出,所有财政拨款的‘三公’经费都要公开,打造阳光财政,让群众看明白、能监督”。

由是观之,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政务信息公开问题。因此,对于事关群众切身利益的公共资金信息,有关部门应全面贯彻落实十八届四中全会精神,积极推进决策公开、执行公开、管理公开、服务公开、结果公开,不能让权力任性,更不能让寻租者任性。12下一页阅读全文

美国华人看国内视频

手机海外看国内视频

网络VPN加速器